明哥的話

北河飯票由2008年開始支援區內基層市民,及至2011年派飯活動由每月一次變為定期每星期六於深水埗店外進行。直到今天,每星期平均有四天的派飯活動,受惠人士遠及油麻地及旺角一帶。

「當初開始派飯的頭半年,沒太多人知道我們在做甚麽。當時一星期派60個飯,接著派80個,派100個……差不多半年後,我們便派200個。直到今天,深水埗區的情況已有許多人留意,但其他區還未夠。於是我們便考慮把這種模式推廣到其他區份,令更多人受惠。」受惠過的人多不勝數,但舖頭如何取得收支平衡呢? 


「現在通脹情況嚴重,當年最惡劣的日子,一個月出五千元糧我也試過,雖然不加價就抵銷不了開支,但我一直堅持,只要夠出糧,夠交租,就不會加價。」眼前的明哥,身穿單薄衣服和拖鞋,近看還能見到不少破洞,但這身裝扮,比甚麽籌款晚宴的尊貴善長更見順眼。


「我是心軟,賺不了錢的。一路希望可以以廉價供應飯盒給基層,做慈善的活動比較適合我,可以發揮到我的所長。要用心去想想,應該怎樣改良派飯的模式,才令更多人得到一點溫飽。」用心去服務別人,正正是明哥一直以來的宗旨。


「我們一直努力平衡區內不同店鋪的利益,希望老鋪可以繼續在社區裡生存。我太太和其他股東都一直有參與這個活動,大家亦一直感受到社會上的壓力。一些會令我們面臨結業的壓力,而最後亦是社會上一些好的力量幫助我們繼續生存。」做善事並不是免死金牌,在弱肉強食的生意世界,善心不能出糧,也不能交租。


「以前的口號是『人人爲我,我爲人人』,但我覺得應該先要『我爲人人』,才會『人人爲我』。做事要有人認同,才會有人繼續支持你去做。」你可以説他天真,也可以懷疑他的一片丹心,只是他選擇放棄被窩的溫暖,不論寒暑,把一盒盒暖飯送給瑟縮街角的人。不管是丹心還是天真,這個人經已值得我們尊敬。


節錄《黑紙》